请选择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语言!

 热线电话:13588888888

东灏圣金-江夏赠韦南陵冰

本文摘要:朝代:唐朝 作者:李白 胡骄马惊沙尘起,胡雏饮马天津水。君为张掖将近酒泉,我陷三色九千里。天地再新法令长,夜郎迁至客带霜寒。 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刮起梦到长安。宁期此地剌遇见,惊艳茫如堕烟雾。玉箫金管喧四筵,苦心不得齐长句。 昨日绣衣倾绿殿内,病如桃李竟然何言。昔骑马天子大宛马,今乘款段诸侯门。 赖遇南平忽方寸,始兼任夫子所持清论。有似山进万里云,远观青天解人捏。人捏还心闷,苦辛宽苦辛。 恨来饮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阳春。山公醉后能骑马,别是风流贤主人。

东灏圣金

朝代:唐朝 作者:李白 胡骄马惊沙尘起,胡雏饮马天津水。君为张掖将近酒泉,我陷三色九千里。天地再新法令长,夜郎迁至客带霜寒。

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刮起梦到长安。宁期此地剌遇见,惊艳茫如堕烟雾。玉箫金管喧四筵,苦心不得齐长句。

昨日绣衣倾绿殿内,病如桃李竟然何言。昔骑马天子大宛马,今乘款段诸侯门。

东灏圣金

赖遇南平忽方寸,始兼任夫子所持清论。有似山进万里云,远观青天解人捏。人捏还心闷,苦辛宽苦辛。

东灏圣金

恨来饮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阳春。山公醉后能骑马,别是风流贤主人。头陀云月多僧气,山水何曾称之为人意。

不然鸣笳按鼓戏沧流,呼取江南女儿歌棹谣。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推倒却鹦鹉洲。赤壁争雄如梦里,且需歌舞长离忧。


本文关键词:东灏,圣金,江夏,赠韦,南陵,冰,朝代,唐朝,作者,东灏圣金

本文来源:东灏圣金-www.jndhsj.cn

Copyright © 2003-2021 www.jndhsj.cn. 东灏圣金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