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语言!

 热线电话:13588888888

最高法判例:行政机关在拆迁现场指导并实施了协助维稳等行为 不能等同于其直接实施或委托实施了拆除行为

本文摘要:☑ 裁判要点现有证据能够证实金宝师公司案涉衡宇及设备实施拆除行为的主体为宁明华侨农场。金宝师公司主张宁明县政府在宁明华侨农场自行拆除案涉衡宇的历程中知情、指导并实施了协助维稳等行为,不能等同于宁明县政府直接实施或委托实施了拆除行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金宝师公司的主张没有事实凭据。☑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20)最高法行赔申1647号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广西宁明金宝师食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奕鸿,总司理。

东灏圣金

☑ 裁判要点现有证据能够证实金宝师公司案涉衡宇及设备实施拆除行为的主体为宁明华侨农场。金宝师公司主张宁明县政府在宁明华侨农场自行拆除案涉衡宇的历程中知情、指导并实施了协助维稳等行为,不能等同于宁明县政府直接实施或委托实施了拆除行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金宝师公司的主张没有事实凭据。☑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20)最高法行赔申1647号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广西宁明金宝师食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奕鸿,总司理。委托诉讼署理人夏旭,广东天梭状师事务所状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黄一碧,县长。原审第三人深圳市昌裕实业有限公司。

东灏圣金

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法定代表人邱素珍,总司理。

原审第三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国营宁明华侨农场。法定代表人李胜,场长。

东灏圣金

再审申请人广西宁明金宝师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宝师公司)因诉被申请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宁明县政府)、原审第三人深圳市昌裕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裕公司)、广西壮族自治区国营宁明华侨农场(以下简称宁明华侨农场)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案,不平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20)桂行赔终9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举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金宝师公司以宁明县政府是决议并组织实施强制拆迁事情的主体,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执法错误等为由申请再审,请求打消一、二审裁定,确认宁明县政府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并支持金宝师公司一审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划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事情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正当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时,应当提供开端证据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本案中,经原审查明,宁明华侨农场在“花山东盟小镇”项目建设获得批复以后,向金宝师公司发出《排除租赁条约通知书》,并多次发出通知要求金宝师公司腾空设备送还厂房。2018年8月13日,宁明华侨农场向导班子召开集会决议由农场自行拆除厂房。

拆除事情开始前,宁明华侨农场主动聘请了公证处对金宝师公司的修建物、隶属修建物及租赁厂房装修现状举行证据保全,邀请了专业公司对金宝师公司的产业及其机械设备举行资产评估,还与搬迁公司签订条约并支付衡宇拆除用度,且宁明华侨农场亦自认系其组织实施了拆除行为,故对案涉衡宇及设备实施拆除行为的主体为宁明华侨农场。金宝师公司主张宁明县政府在宁明华侨农场自行拆除案涉衡宇的历程中知情、指导并实施了协助维稳等行为,不能等同于宁明县政府直接实施或委托实施了拆除行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存在,金宝师公司的主张没有事实凭据。一、二审裁定驳回起诉和上诉,切合执法划定。

金宝师公司因案涉拆除行为发生的损失,可另循执法途径解决。金宝师公司主张的再审事由不能建立,不应予以支持。综上,金宝师公司的再审申请不切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划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划定,裁定如下:驳回再审申请人广西宁明金宝师食品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七日。


本文关键词:东灏圣金,最,高法,判例,行政机,关在,拆迁,现场,指导,并

本文来源:东灏圣金-www.jndhsj.cn

Copyright © 2003-2021 www.jndhsj.cn. 东灏圣金科技 版权所有